把我拖进那高粱地-粉嫩的流水小雪

这林老师既然是秒男,那徐丽丽多半现在还有反应,一个欲求不满的女人……老周咚咚咚的敲了门,房内出现了一些细碎的声音。打开房门的时候,徐丽丽就站在门口,那窈窕的身姿,瞬间攫住了老周的目光。 她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连衣裙,一米七的个头,肤白貌美的,特别是那 对高耸的山丘,简直要从裙子里涨出来。

2019-11-14 15-16-11.png

精彩内容:

过了一会,门一下就开了,女人带着愠怒瞪着我:“你没事敲门干什么?”

女人一手捂着膝盖的地方,刚才似乎是摔着了。

“借了你家的米,还有碗,我还给你。”我抬了下手中的塑料袋。

“不用。”女人扫了眼我手中的塑料袋,转身就要回屋。

“那不行,我不喜欢欠着人情,还是一个女人的。”我没同意,跟着走了进去,“我给你放在厨房吧。”

女人想要发火,可看我进来了,脸上的怒气一下又压了下去,没理我,往房间中去了。

我将米和碗放在厨房,准备回屋,可走到一半,看见餐厅中亮着的筒灯,又转了回去,到了女人的房间门口。

房间中,女人站在一张椅子上,仰着脑袋,手高举着,正努力的装着灯泡。

女人腰间白皙若隐若现。

“你这样很危险,知道吗?”我开口道。

啊。

女人忽然惊叫了声,身体踉跄,歪斜着要倒下来。

我刚忙冲了过去,在女人歪倒之前,一下抱住了他的双腿,让她保持平衡。

可女人也不知是脚上有伤,还是惊吓过度,居然直接趴在了我的背上,害的我重心跟着不稳,两人一起摔倒在地。

“你没事吧?”我赶忙扶起女人。

“你怎么私闯民宅?”女人蹙起眉头,厌恶的看着我,“你信不信我报警?”

“你能不能别动不动就说报警?我是好心,看你餐厅的筒灯没有关,担心你换灯泡被电到,所以过来帮下你。”我说道,“你换灯泡都不知道要关闭电源的吗?”

女人摇头。

“行了,你将灯泡给我,我帮你换。”我手一伸,说道。

女人站了起来,扶着床坐下,将灯泡递给我。

我先去关了电源,然后进屋换上灯泡,开了电源,按下开关,房间一下就亮了起来,不过却泛着晕黄色。

“现在房间里一般都用吸顶灯,你家装修居然还用这种灯泡?”我看了眼女人,奇怪道,“显得有点格格不入啊,而且还是这种老式的灯泡。”

女人没说话。

我闹了一个无趣,拍了下手,出门回了自己的房间。

城市里,人与人间的相处,很多时候就隔着一堵墙,但心与心却悬着一道万丈沟壑。

“来,阿珂,喝了这杯奶再上床睡觉。”我开了一罐奶粉,对陈珂道。

“我不喝,这个是给妹妹喝的。”陈珂摇头。

“小乐还有。”我指着桌上放着的几罐奶粉,“看见没,进口的,五六百一罐,那是给小乐喝的。”

陈珂看了看桌上放的奶粉,又看了看我放在柜子边的奶粉,然后才点了下脑袋,接过我手中的牛奶。

喝了几小口,陈珂将杯子递给我:“爸爸,你也喝。”

“你喝,爸爸不渴。”我笑着道。

“我肚子小,喝不了那么多,爸爸你喝。”陈珂坚持道,舔了一下嘴唇上的奶渍。

“好,那我俩分了,一人一半好不好?”我又取了一个杯子,对陈珂道。

陈珂点头:“好。”

一杯牛奶,分了两份,我和陈珂一人一半。

这一晚,陈珂睡的很香甜,小脸红润,嘴角带着笑。

早上起来,做了早饭,给陈珂和陈乐一人泡了一杯奶粉,陈珂上学后,我抱着陈乐出了门,在大街上游荡着,寻找着,看看能不能找到适合我这种情况的工作。

可走了一圈,厚着脸皮进了一家服装店应聘销售员,原本已经谈好了,可在我说上班必须带着孩子的时候,老板立刻就赶人。

风有点冷,吹的落叶翻卷,我将陈乐的脸捂在胸口,缩着脑袋四处转悠着,漫无目的。

我真的有些绝望,诺大的城市,如许的人口,周围的人都形色匆匆,一副忙碌的样子,就只有我显得游手好闲,与这个城市格格不入。

这个城市似乎抛弃了我们一家三口。

难不成还是要回去找父母?

我摇头,我已经成年了,结了婚,还有了孩子,就必须撑起一个家,而不是继续索要。

经过一处天桥的时候,看到两侧的地摊,我眼睛一亮,或许可以尝试下这个。

有了方向,我没急着动手,而是花了半天的时间,在这天桥边不住的观察,最后发现鞋垫卖的最好,很多过往的行人会停下来,买一双或者两双厚些的鞋垫。

才四五个小时的时间,我就看到一个摊贩卖出去了三四十双的鞋垫,一双鞋垫三四块钱的售价,至少能有一半的利润可赚,一个月下来也有个两三千块钱。

养活我父女三人,勉强也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