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击美妇雪白翘起屁-啊~啊~皇上~好大~轻点要死了

只是,不管她怎么努力,完全找不到刚刚陈辉摸她的那种感觉。难怪身边这么多同学都找男朋友,原来被男人摸一下这么舒服……苏雪胡思乱想一番之后,匆匆洗完澡走了出去。客厅里,陈辉一直在回想着刚刚浴室里发生的事,看到苏雪出来,忍不住认真打量了一番。他跟苏雪有段时间没见了,发现小丫头已经长得很漂亮了,水灵灵的,特别是那双清澈大眼睛,让人一眼就能看出她的单纯。 她发育的很很好,尤其是前面那饱满的部位,虽然穿着睡衣,但明显给人一种呼之欲出的感觉。

2019-11-13 9-04-16.png

精彩内容:

“你这上厕所的速度也太慢了些吧,都已经是有老婆的人了,上厕所应该很快才是,怎么要这么久?”回到包间的时候,武东对我道,“来,将手伸出来给我看一看,是不是破皮了。”

“你恶心不恶心?”我笑骂道,拍开了武东的手。

“怕什么,这事又不是没做过,高中那会,你一个星期至少要做两三次,也没见你难为情,还跟我炫耀,怎么现在反倒扭捏了?”武东道。

武东明显喝多了,他酒量没我好,可刚才喝的不比我少,基本上我一杯他一杯,就连之前我喝过的那杯他也追赶了上来。

武东和我不一样,我即便喝醉了脸也不会红,武东恰恰相反,只要沾上一点酒,脸就像猴屁股一样。

“不是吧,陈进,你也太早熟了些吧,高中就那么饥渴?一周要三次?”余露夸张的看着我。

酒精下去,情绪到位,彼此间说话没了多少顾忌。余露高中那会性子就比较跳跃洒脱,能问出这样的话一点也不奇怪,否则她也不可能成天往我们班跑,主动追周凯。

“你别听武东胡说,没那么夸张。”我带着些许尴尬说道。

男人间这事还能炫耀,可包间里还有两个女人,我实在不知道怎么说。

“我才没说胡说。”武东趴在我的肩膀上,干呕了两下,将我吓的不轻,好在没吐出来,“你们是不知道,他那会每次都是在偷看完女生宿舍后,就跑去厕所,我们才有机会用望远镜。”

“宿舍六个人,就一个厕所,他一霸占就是近一个小时,不是做那事,还是干什么?”

“你们还买了望远镜?”余露惊讶的道,“太变态了吧。”

“学习紧张,偶尔放松下。”武东道,“嘿嘿,为了买这个望远镜,我和陈进两人吃了好几个星期的馒头。”

“那会隔壁宿舍都喜欢往我们宿舍跑,热闹的很,今天这个买几包辣条,明天那个买点花生米,说是聊天,不过他们想什么我清楚的很。”

武东打了一个酒嗝,笑了两声:“他们就是想要借望远镜!”

“一群变态!”余露评价了一句,靠到唐婉身边,“我们说不定被他们看到了,没想到武东看着老实,居然做出这样的事。”

“提议买望远镜的不是我,是陈进。”武东毫不犹豫的将我出卖了。

唐婉抬头看了我一眼。

“其实也看不到什么,隔着窗户,光线又不怎么好,更多的时候,我是在研究光学原理,凹镜,凸镜之类的,有实物会立体许多。”我稍微解释了下。

“看,陈进是为了学习。”余露帮我说道。

“屁的,他的话你也信?”武东鄙视的看了我一眼,而后笑了笑,看着余露,“你高中那会,是不是有一条粉色的小背心?而且每次回宿舍之后,就喜欢穿着小背心在宿舍溜达?”

余露愣了一下,过了一会,抓起桌上的红酒瓶塞朝武东扔了过去:“你这个变态!”

“这可不能怪我,是陈进发现的。”武东将锅甩给我,“他那会每天晚上下了晚自习后,都要看半个小时,就是他发现你这个癖好,我们才知道的。”

余露转头看着我,面色不善。

“没看多少次,其实我只是在观察星星而已。”我讪笑了两声,带着讨好的表情看着余露,“别听武东他胡说,他醉了。”

曾经的生活总归是让人怀念的,余露最后也没怪我,不知她是不是信了我买望远镜只是研究光学原理,或者是看星星的说辞。

又聊了一会,唐婉提议该回去了,我也点头,阿轲这个时候也该放学了。

我喊来服务员,将剩的菜打包,又要了一份米饭。

“再给我来一份米饭吧。”服务员将打包好的食物交给我的时候,我说道。

“你这还真是节约,看来是打算将这菜留着明天吃?”周凯笑着道,“又是吃又是拿的,这一次按理说应该是你请客才对,毕竟我们过来是因为你结婚了。”

“周凯,怎么能这么说呢?”余露拉了下周凯,“给陈进的彩礼钱他没收,这就不算是他请客,我们一起小聚下而已。”

“对,没错,这顿饭我来请,你们谁都别跟我抢。”武东也点头,而后往楼下去了。

我抱着小乐,跟着了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