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柱柳如烟小说-只许你心动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王大柱柳如烟的小说是作者侠名所写的一本非常精彩的言情小说只许你心动,全文精彩试读:王大柱看着平日里高高在上的柳如烟,现在却是身无寸缕,摆着一个羞耻的姿势,被自己肆意把弄,心中的火焰早已燃烧到了极限,手上的动作也更加放肆。感受着王大柱愈发粗暴的动作,柳如烟的玉腿,都开始不由自主的战栗起来,甚至周身的肌肤都已经变成了粉红色。

image.png

精彩内容:

两人一边抹嘴一边大摇大摆走出门外,刘寡妇迫不及待关上门,就对秋儿问道,“丫头,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干嘛给那傻子和那狐狸精吃那么好!那可是咱们娘儿俩的伙食啊!”

秋儿恨铁不成钢的看了刘寡妇一眼,“娘~~您算一算,傻子到咱家这半年,给咱们挣下多少银子了?”

刘寡妇不明所以,但是女儿问了,还是老老实实掰着手指头算了起来,“三亩薄田割了一茬稻子,这一年的口粮就有了,至少省下二两银子,这两个月地里没活计了,他天天上山砍柴打猎,卖柴的银子也有一两五钱,不过这些都是小头,大头是他打的那些山味,这两个月天香楼收去的野味也有十多两银子了,上次光是一只野狐狸的毛皮扒下来,就卖了二十两呢!你还别说,这傻子虽然脑子笨得像个疙瘩,但是真是能干啊,尤其是这一手打猎的功夫!张秋莲家父子三个劳力加一起,忙活三五年都没傻子这半年挣得多呢!”

秋儿点头,“可不是吗!娘您怎么就算不过来这账?咱们就是一年到头好吃好喝供着他,那也是赚钱买卖啊!何苦苛待他那点儿吃的?”

刘寡妇还是不忿,“那他以前睡牛棚吃坏馒头,还不是好好地把活儿都干了!傻子懂什么啊?”

“娘啊!您怎么还搞不清状况啊!傻子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了!他傻,他媳妇又不傻,咱们不能像以前那样待他了。你没见张大娘已经虎视眈眈了吗?傻子要是真走了,谁给我挣嫁妆?谁给你挣养老?”秋儿一脸精明的说道。

刘寡妇一听,可不是这个理儿吗!“哎哟哟,秋儿,还是你拎得清,娘就没算明白这个账!不过啊,为娘这心里还是不舒服,凭什么这从前任劳任怨的傻子,娶了媳妇咱们就得哄着他了!早知道不给他娶这个搅家精回来了!”

“您不给他娶媳妇,村里那些眼红的人能绕得过咱们吗?这媳妇是必须娶的!好在柳如烟爹不疼娘不爱的,她那舅舅舅母拿了咱们的银子更不会管她死活,她没什么靠山,谅也翻不出大浪来。咱们先惯她几天,等到摸清了她的路数,再治她不迟!”

秋儿看似纯良的眼睛里射出一道狼光,连刘寡妇都觉得有些害怕,“丫头啊,你说得有理,还是你聪明,娘就想不到这么多!”

……

阿夜不明白,在家里那么维护自己的小娘子,怎么一出门就对自己不理不睬,两人走了一路,柳如烟甚至连一个眼神都不给他,犹豫半天,阿夜总算是鼓足勇气对柳如烟问道,“娘子,你在家好好呆着就是,干嘛要跟我一起出来打柴啊?”

柳如烟止步,回身看了阿夜一眼,正想开口骂阿夜,却看到了那双清澈如水的眸子,有一股动人心魄的魅力,只是再看他那张脸,简直呕吐,越看越像是玻尿酸打坏了,柳如烟微整大整手术做了那么多,一双眼睛毒辣无比,不由有些奇怪,“你过来。”

阿夜愣了愣,“干什么?”

“我叫你过来!”

阿夜连忙小碎步跟上。

“凑近点儿!”柳如烟又发号令。

阿夜乖乖听话,把一张肿脸又靠近了些。

“扑通扑通……”柳如烟只觉得耳朵都快被震聋了,一巴掌打到阿夜头上,“你心跳这么快干嘛?”

“我、我不知道……一靠近娘子,我就胸口打鼓,喘不上气儿……”

柳如烟无语,这傻子,没看出来啊,还是个色鬼!穿越过来一夜加半天,一直都在刘寡妇那破屋子里,连个镜子都没有,也不知这原主长得是丑是美?不过看阿夜这么着迷的样子,应该不丑?

柳如烟捏了捏阿夜的脸颊,也没有心思追究自己的模样了,因为她发现阿夜的脸确实不对劲。

他脸上的皮肤看着和常人没有两样,但是柳如烟这等行家里手,一摸就摸出了端倪!

他脸上的皮肤不是真的皮肤,而是一种说不上来材质的和皮肤很类似的东西,也就是说,他这张猪头脸,是有人刻意给他戴上的一层“面具”!

只是这面具和普通面具不一样,经过特殊手段,就像整容一样,面具已经长到了他的脸上。

天啊,傻子并不是长成这猪头样子!

柳如烟看着他那双漆黑的眸子,一瞬间有了许多幻想,不会是个帅哥吧?

呸呸呸,柳如烟甩了甩头,就算是个帅哥又怎么样,还不是傻得冒泡?傻子长得帅,那就是寡妇怀小孩,多余!

不过……是什么人在他脸上动这种手脚呢?

难道是有什么心术不正之人,拿他这个傻子练手研究易容术?不过这人的易容术也太厉害了,在这种材料匮乏又没有什么器械的古代,能把一个人的脸改造得这么天衣无缝,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大师!

“娘子……你在想什么呢?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在家里好好待着,非要出来受冻呢?”阿夜见柳如烟对自己的神色好了些,不由有些得寸进尺。

“你就真的这么傻啊!你还在家呢,贼婆娘就那么欺负我,我要是一个人在家里,她岂不是要把我活吞了?”柳如烟瞪大了眼骂道。

阿夜舔了舔唇,娘子的心情,简直就是瞬息万变,刚刚还拉着自己,那么亲热的捏人家的脸,现在又这么凶了,“干、干娘……对咱们挺好的啊……早上还做了大肉包给我们吃……”

柳如烟叹口气,这傻子真是没救了!刚才还想着等空闲了,想办法把他这张面具摘了,现在又没了兴趣,一个傻子,还用得着在乎容貌吗?

“我问你,咱们能跟那婆娘分家吗?”

先从刘家分出来,再踹掉阿夜就简单多了,要是现在逃跑,只怕刘寡妇为了那八两银子,能追到天涯海角。

“分家?”阿夜摸了摸脑袋,“干嘛要跟干娘分家啊?分家了咱们住哪儿啊?分家了就没有大肉包和煮鸡蛋吃了啊……”

“鸡蛋鸡蛋!你就记得鸡蛋!”柳如烟气得简直想往阿夜头上扔鸡蛋!

“根据我们大月国的律法,子女成婚后,除非是父母同意分家,否则子女是没有权利分家的,小夫妻俩的所有收入都是要上交给父母掌管分配的。”就在这时,一个陌生的声音从一片树林之后传了过来。

“谁?!”柳如烟警惕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