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讨厌嘛人家想要嘛-用手帮我做出来闷哼

两年前,孙斌的父母和兄弟死于一场事故,只留下他和他的嫂子。他受不了这种兴奋,成了一个傻瓜。为了照顾他,尽管家人反对,我嫂子还是呆在他家里。但是不久前,孙斌摔倒后,他的大脑变得正常了。他想告诉他嫂子,但害怕她知道他正常后会离开他再婚,所以他对她隐瞒了这件事。尤其是,我嫂子像孩子一样照顾他,让他觉得做个傻瓜真的很好。在房间里,何洁还在用药。她面前的温柔随着她的动作而改变。孙斌的呼吸变得越来越快,也发生了变化。他想了想后,推门直接进去了。“啊!小斌,你为什么进来?”何洁抬头看到孙斌进来,神色一慌,连忙用手挡在前面。“嫂子,小斌看你这里肿了,很疼吗?小斌会帮助你感受它,它不会伤害你。”孙斌一脸心疼的指着何洁的面前,直接走过去伸出手。

image.png

精彩内容:

孙斌点点头,俯身向另一边。

 

“嗯,”何洁发出一声满意的低语,一脸陶醉。

 

她的手下意识地抓着孙斌的头,拼命压着她的胸口,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表达她的内心渴望。

 

孙斌很开心。我没想到我嫂子会这么活跃,动得越来越多。

 

何洁脸红了,眼睛渐渐模糊,他不断受到孙斌的刺激。

 

这诱人的声音,让孙斌更加不舒服,顿时血液肿胀,身体也有了反应,正好碰到了她的大腿。

 

“啊……”被突然触动了,让何洁发出一声满意的哼声。

 

两条腿开始用力摩擦。

 

看到何洁的变化,孙斌很高兴。

 

他非常想脱下裤子,进入温柔的村庄。

 

但是他不敢。他害怕他的一个冲动会让何洁永远离开他。

 

“嫂子,你的腿怎么了,是不是下面哪里也不舒服?小斌也会吻你的。”

 

孙斌抬头看着何洁,然后伸手脱下何洁的裤子。

 

“啊?”

 

何洁心里一惊。

 

让孙斌当着她的面吻她已经让她感到很惭愧了。

 

如果允许孙斌再吻她,她怎么能不辜负她死去的丈夫呢?

 

“小斌,我嫂子的腿没有不适。现在她会为你做饭。”何洁疯狂地看着孙斌,红着脸跑出房间。

 

空荡秋千的房间里只剩下孙斌一个人了。他有点恼火,因为他太焦虑了,否则他还在嫂子面前品尝味道。

 

不久,我嫂子准备了午餐,叫孙斌出去吃饭。因为刚才发生的事情,气氛非常尴尬。

 

午饭后,两人去田里工作,晚上下起了倾盆大雨。

 

两人也没有带雨具出门,跑回家后都被水浸泡了。

 

孙斌的日常生活一直由何洁照顾。她担心孙斌会感冒,不关心自己潮湿的身体。她很快帮孙斌找到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和裤子。

 

"小斌,脱下你的衣服,快点换衣服."何洁把衣服递过来后催促道。

 

孙斌接过衣服,发现何洁的衣服几乎是半透明的。他凹凸不平的身材让他喉咙发干,身体瞬间变了。

 

何洁看到了孙斌的变化,一动不动地站了一会儿。

 

孙宾有了一个计划,脱下了衣服。

 

“啊……”

 

何洁看到眼前突然有东西暴露出来,感到羞愧和焦虑。"小斌,你为什么在这里脱衣服!"

 

"嫂子,你告诉小斌快点脱下来."孙斌撅着嘴,一脸委屈的说道。

 

何洁此刻无言以对,尤其是当他看到孙斌的委屈时,他的心立刻软化了。"然后穿上你的干衣服."

 

之后,她转过身来,但她的眼睛忍不住瞟了孙斌一眼。

 

她已经好几年没在那里见过男人了,只是偶尔幻想在深夜安慰自己。

 

这时,我突然看到她觉得自己想…

 

“嫂子,我穿好衣服了。”

 

突然,孙斌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何洁发现自己看着孙斌的缺席。他脸红了,还在流血。他不敢看孙斌,直接去厨房做饭。

 

一瞬间就到了晚上,外面还在下雨,伴随着雷鸣般的雷声。

 

孙斌躺在床上回忆着一天的美好时光,睡不着觉。

 

这时,门外隐约传来一个女人断断续续的声音,像是在说话,又像是在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