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睡过的那些女网友们-他说蹭蹭但突然进去了

王大看他这个样子,心里的鄙夷更甚,挑衅的看着周斌:“怎么,你这个傻子想干什么?”在这个厂里,还没有那个人敢有担心对他动手动脚的。“王总,你别生气。”王妍打了圆场道,“阿斌脑子不好使,你别介意。”“我是可以不介意。”王大冷笑道,“那你不觉得应该对我有点补偿?”“可是我刚到厂里上班,真的没有钱请你吃饭。”王妍一脸为难,从村里带回来的钱已经花的差不多,还要给女儿存一点钱,他们两个人现在吃饭都成问题,怎么会有闲钱请别人吃饭。“没事。”王大直接打开钱包,从里面抽出两张钞票塞到王妍的手里,“我就想吃家常菜。”“今晚在你的出租屋,就当是请我吃饭了,好吧。”“可是……”王妍还想拒绝,看到王大不耐烦的眼,话到嘴边咽了下去,认命的跟在王大的后面,上了车。

image.png

陆浩成过了好一会,才收回目光,优雅的走过去。

坐上车,他靠在座椅上,微微敛起痛苦的眼眸,紧绷着的下巴,泄露了他此刻痛苦的情绪。

他双手无力的垂在两侧,额头上的伤口隐隐作痛!

却不及他此刻心里的疼痛。

沐子珩发动车子,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陆浩成。

他心底疑惑,浩成这样痛苦的表情,他很久没有没有见到了。

一向高冷而又毫不给人面子的陆浩成,浑身透着那与生俱来的高贵优雅的气质。

人亦如传言中的那样狠戾嗜血,雷厉风行!

若不是多年的交情,他都不敢和他坐在一张车子里,这强大的压迫感,没有几个人能受得了。

此时子珩也不敢开口说一句话,安安静静的开车。

过了许久,陆浩成稳住了自己的情绪,才缓缓开口:“子珩,她叫蓝蓝。”

沐子珩一听,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紧了紧!

他不问,也知道他说的蓝蓝是谁?

他从不来让人提起蓝蓝二字,今天怎么突然自己提起来了?

在沐子珩看来,人之所以活的累,就是想的太多,身体累不可怕,适当的休息就可以缓解,心累就会影响心情,扭曲心灵,危及身心健康,然而,陆浩成现在就是活成这样的。

除了赚钱,除了那个被他弄丢的蓝蓝,除了被迫离开的妈妈,他似乎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可是,人只要活着,人的欲望无止境,在这个充物欲横流,充满竞争的社会里,生活有太多的难题和烦恼,要适时调整自己,懂得取舍,该坚持的坚持,该放弃的放弃。

但陆浩成,对于蓝蓝,从未放弃过。

下班高峰期,车流如潮,堵得让人心烦意乱!

陆浩成不说话,紧闭着双眸靠在真皮靠椅上。

陆浩成,江市首富,陆氏集团的总裁,在商业界叱咤风云。

在江市有一个传说,惹阎王都不要去惹陆浩成。

若是不小心惹到他,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传言他不近女色,行事雷厉风行,冷血无情。

短短几年的时间,就成为了江市的商业老大。

沐子珩透过后视镜,看着陆浩成的情绪稳住了很多,他笑着开口问道:“浩成,要去喝一杯吗?找了你一天,现在还没有吃饭呢?”

蓝蓝的事情,他没有接过话题,现在不适合聊。

只见昏暗的光线下,陆浩成微微点头,一丝夕阳透进车窗,身着一席昂贵奢华的高级定制西装陆浩成,面容更加深邃俊逸,气度不凡。

沐子珩从后视镜里观察着陆浩成的神色,说道:“那去吃川菜吧,我们经常去的蜀都餐厅。”

“好!”陆浩成有些不耐烦的应了一声。

便闭上眼睛,却掩饰不住一身倨傲的气质。

他在想,一个人要经历多少风雨,才能有一个安稳的家。

一颗心要受伤多少次,才能有一个真心的人陪伴在身边。

可多年过去了,依然只有影子不离不弃。

蓝蓝离开了他,妈妈也离开了他。

他的蓝蓝,现在已经长大了,一定是一个美丽动人的女孩。

他算了算时间,已经十八年了,蓝蓝今年已经二十四岁了。

可是他还没有找到蓝蓝。

那是他人生最悲痛一晚,只要一喝酒,他就会梦回那夜。

可今夜,他却想喝酒了,即使额头缝了针,他依然想喝酒。

一般人像陆浩成这样的身份的人,很多都喜欢去高档酒吧喝酒。

可是七年前在酒店酒吧莫名的被人下药,他就对那种地方非常的反感。

而是喜欢去一些高档而优雅的餐厅喝酒。

即使是应酬,他也会选择在自家的酒店里。

当你开始珍视自己的付出,就越懂得人心的薄凉。

周围的人,为了利益,一个个的谄媚虚伪的脸嘴,也让他很恶心!

陆浩成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几缕发丝落在了额前,他显得孤寂而无助。

蓝欣跟着瑾熙到了位于江市的凯威大厦,这里便是今天的钢琴比赛赛场。

瑾熙将限量版的摩托车停在楼下。

蓝欣利落地下车,看了一眼自己裙子上的血迹,皱了皱眉头。

她看了一眼瑾熙,担忧地说:“瑾熙,你看我这样子,进去会吓到然然的。”

现在的蓝欣,比起七年前更加的成熟,妩媚。

从前的那个蓝欣,也就是一个涉世不深的青涩的果子。

但努力学习几年之后的蓝欣,在职场上渐渐蜕变,处处透着风情,优雅,是特别让人想要征服的那种无与伦比的魅力。

七年的时间,她就像脱胎换骨了一般,是那么的高高在上。

瑾熙拿下头上的头盔,阳光帅气的容颜暴露在空气中。

简单的牛仔裤,搭配衬衫上带着一些简单的花纹图案,鲜活而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再搭配上一张睿智的脸格外时尚!

他看着蓝欣白裙上的血迹,一脸嫌弃!

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表,扬声道:“蓝蓝,可是快来不及了,已经快七点了,然然的比赛已经开始了一半了。”

“那怎么办?行李都在托运中,附近也没有服装店。”蓝欣看了看自己的裙子,裙摆上全是血迹。

蓝欣脑海里飞快的转动着,她蓝欣可是服装设计师,这次来江市,就是到总公司工作一个月的。

她微微扬唇,这难不倒她的。

她快速抬眸看着瑾熙,问道:“瑾熙,有剪刀吗?”

瑾熙瞬间猜到她要干什么?他快速地拔出车钥匙,打开摩托车的后备箱,拿出一把红色的剪刀递给蓝欣。

蓝欣握着剪刀,唇角微扬,勾勒出一抹自信的笑意。

她弯腰,沿着有血迹的裙边剪出一道荷叶边,这样一来,后长前短,没有丝毫违和感,到让她的腿越发的修长,瞬间变得更加性感妩媚!

蓝欣满意的点了点头,女人可以温柔,可以爽朗,可以慵懒,可以不拘小节,但绝对不能邋遢!

瑾熙目光灼灼的看着她,笑得合不拢嘴,“哇!蓝蓝,你真不愧是有名的设计师,你拯救了这条带血的连衣裙。”

蓝欣将剪刀还给瑾熙,笑道:“走,瑾熙,我们快点进去,要不然真的来不及了。”

“嗯!”瑾熙快速地将剪刀放回去。

两人小跑这进入大厦,刚好电梯在一楼,两人进去后,瑾熙按了二十六楼。

一出电梯,就听到了流畅动听的琴声传入耳中,这琴声,蓝欣听得出来,是她的宝贝儿子然然弹的,她的脚步越发快的往比赛区走去。